也位列《福布斯》模特富豪榜

  •   《绝地求生》的大热使得众多视频游戏争相推出“大逃杀”玩法也就算了,现在甚至有桌游都想来分一杯羹。

      先后任职《三联生活周刊》文化部主任记者、《ELLE-世界时装之苑》资深编辑主任。接触时尚业快20年了,现已能做到冷眼旁观,冷静写作。

      作者笔名薛定谔牛,在他的笔下,生动的刻画了一个梦想追求极致武学的少年,一步步的通过激烈的考核,征服了前来挑衅的世家弟子,走的路是别人不敢走的,与天衍大陆顶尖四品宗门神凰岛的圣女牧千雨邂逅,三尺枪芒,无惧无束,一朝极致,独步天下。

      相比她的黑肤色前辈,杜恩幸运很多,生逢以社交媒体人气、条形码扫描器论英雄的时代,泡在社交媒体上的姑娘们根本不在乎她的肤色是黑还是白。

      像吉赛尔·邦辰这样的超模登上《福布斯》富豪榜值得大惊小怪吗?如果上榜的超模是一位90后、非洲裔的单亲妈妈呢?24岁的英国超模乔丹·杜恩(Jourdan Dunn)竟然做到了,成为第一个登上《福布斯》模特富豪榜的英国黑人女性,这可不是件寻常事。从2013年6月至2014年9月,杜恩的代言收入为240万英镑(约400万美元),是她为美宝莲、Burberry美容系列代言的费用,不过这个榜并没有反映出她的个人品牌市值。

      模特做得再“超级”,似乎也是圈子里的事,只有“娱乐化”才能为大众所知。怎样让名字比脸蛋更具知名度,杜恩做出了典范: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闭幕式上,她是超模团一员;她主持了一档美食电视节目;2013年出演了碧昂斯歌曲《XO》的MV;在YouTube上,她有一段30秒长的跳“哈林摇”(Harlem Shake,又称“吊丝舞”)视频,点击率高达160万;她的Twitter粉丝超过18万,Instagram上有75万关注者;2014巴西世界杯期间,她又适时爆出和球星Daniel Sturridge约会的绯闻……这些让杜恩成为当今意义的“名人”。

      杜恩1990年8月出生于伦敦,父亲在她3岁时离家出走,做秘书的妈妈独自抚养她和两个妹妹长大。原生家庭的影响是深刻的,杜恩19岁也未婚生下儿子,一时成为小报追踪的八卦主角。15岁那年,杜恩在大型廉价服装品牌Primark连锁店外被Storm Models的星探发现,走上天桥,立刻带起一股旋风。2007年秋季,她走了75台秀,几乎横扫四大时装周重点品牌的秀场,包括Marc Jacobs、Ralph Lauren,职业生涯开始大放异彩。一年后,她又成为10年来首个为Prada走秀的非洲裔模特。2008年,Topshop设计总监Kate Phelan第一个用杜恩拍了Topshop广告,此后杜恩成了Topshop秀场上的常客。Kate Phelan评论杜恩的风格可上可下,进得了英国烤鸡连锁店Nandos,也走得了时尚界奥斯卡Met Ball的红地毯;她将幽默与美貌无缝连接在一起,自成一种伦敦才会浸淫出的酷帅。

      T台是模特的出发点,只有出现在T台上她们才有机会,而行业恰恰需要在T台上看到多种多样的模特。社交网络上的名气赋予了杜恩更被商业标准认可的价值,使她不再受种族、上封面多寡的束缚。从商业角度看,亚裔、非洲裔、俄罗斯模特的走红还是因为市场需求,亚洲、俄罗斯市场在奢侈品销售版图中占的份额越来越大,黑人消费者也在增长。相比她的黑肤色前辈,杜恩幸运很多,生逢以社交媒体人气、条形码扫描器论英雄的时代,泡在社交媒体上的姑娘们根本不在乎她的肤色是黑还是白。一本时装杂志的选角总监说,现在一些客户挑选模特要看她在社交媒体上的粉丝数量,因为社交媒体是一种更自然更有系统的传播方式;而网红乔丹·杜恩玩社交媒体非常有技巧,很懂得如何传播品牌信息。

      太白,是时尚圈常常被诟病之处,例证之一是,自2002年以来,《Vogue》杂志就没再用非洲裔模特做过封面女郎,如果罕见地有黑皮肤模特出现,那也是在多人合照中。这样看来,杜恩的上榜,是时尚业多样性的最好证明。从杜恩不由想到另一个黑皮肤超模,来自波多黎各的琼·思莫斯(Joan Smalls),她是H&M今年秋冬系列的代言人,也位列《福布斯》模特富豪榜。一个模特的影响力超越了T台,自然就在时尚界引起了争论。

      杜恩不乏大名鼎鼎的前辈。1970年代是伊曼(Iman)。她出生于索马里,作为难民在内罗毕街头被摄影师发现,进入时尚业,1990年代嫁给了流行歌星大卫·鲍伊。1980年代是“超模五驾马车”之一的娜奥米·坎贝尔,1987年她登上《Vogue》英国版封面,是该杂志自Donyale Luna之后第二个黑皮肤封面女郎。她还是登上《Vogue》法国版的首个非洲裔模特。在坎贝尔事业的巅峰期,她的收入远远超过杜恩,但那时《福布斯》无视美貌生产力,直到2006年才推出模特富豪榜。坎贝尔之后的非洲裔超模代表是Alek Wek,这个因为苏丹内战逃到英国避难的苏丹丁卡部落女孩在1990年代刷新了时尚圈的颜值概念。不过,成功的非洲裔模特仍然寥若晨星,她们上升的渠道比白人模特要窄很多。时尚圈对“白即为美”的标准有种盲从,2010年代的杜恩在社交媒体的助力下给予了反击。

      时尚业的进步处处可见。Balmain 2014秋季广告共有6位模特出镜,除了Cara Delevingne是白人,其余5位,包括杜恩,来自5个种族背景。广告由Love杂志主编Katie Grand做造型,Mario Sorrenti掌镜,Balmain设计总监Olivier Rousteing告诉《女装日报》,作为“在法国老牌任职的黑皮肤男孩”,他希望在广告中展现“各种族不同的美”。在Givenchy,设计总监Riccardo Tisci选用了歌星Erykah Badu出演广告。Prada女士也表示,Miu Miu 2014春季系列的缪斯是《为奴12年》的女主角Lupita Nyongo。在2014奥斯卡颁奖礼上成为焦点人物后,Nyongo登上了独立杂志《Dazed & Confused》的封面,全年频频出现在各种颁奖礼和时装秀前排,品牌蜂拥而上赞助她礼服、首饰。听起来没什么,但对于要求在时尚业发出声音的非洲裔女性而言,这样的胜利意义非凡。

      性能优势明显,MicroLED将成为下一代显示技术主流MicroLED是指在芯片上集成的高密度微尺寸LED阵列,每个像素点定址化、单独驱动,具有自发光特性。相比于当前显示技术主流OLED和LCD,MicroLED结构更加简单,性能优势更加明显,具有高亮度、低能耗、使用寿命长、无影像烙印、响应速度快等优点,可广泛应用于面板显示器、AR/VR设备、户外显示器、头戴式显示器(HMD)、抬头显示器(HUD)、无限光通讯、投影机等领域。目前,苹果收购LuxVue科技公司,布局MicroLED在可穿戴设备市场应用。大陆厂商与6月初首次推出可量产MiniLED产品,加速行业进入P0.X时代。随着VCSEL芯片技术的成熟,以其作为核心元件的3DSensing走入应用,在活体检测,虹膜识别,AR/VR技术以及机器人识别和机器人避险、自动驾驶辅助等领域得到发展。